健康报 作者:孔令敏 孙梦

作为我国第一位中医骨伤科医学博士,董福慧凭借“骨折愈合的应力适应性研究”和“皮神经卡压综合征”两项,荣获了2005~2006年度卫生部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但在研发和推广这两个项目时,他却曾备受挫折和非议。

董福慧说:“我很欣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那句脍炙人口的名言——‘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当你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应该为碌碌无为而悔恨……’当我遇到困难时,我选择的是坚持和继续,选择的是用大量客观事实去证明它,而不是放弃。”

●     坚持不放弃

  10年前,立志将现代高新技术应用于传统中医治疗手段的董福慧,综合中医理论和临床经验,创造性地提出“皮神经卡压综合征”这一新的临床疾病。然而,在刚刚提出这一疾病理论时,很多老专家的评价是,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甚至连一位董福慧的同学,也在网上发帖说他是“一派胡言”。项目申报也屡屡受挫。但董福慧没有放弃,他转而向“国家科学技术学术著作出版基金”申请经费,继续研究。

  当时,正处于窘境的董福慧对他的两位研究生说:“你们还敢不敢跟我干?跟着我做这个可要小心毕不了业啊!”两位学生没有一个离开,他们一个做解剖,一个做病理,很好地充当了董福慧的“左膀右臂”。最终,董福慧不仅把“皮神经卡压综合征”从最初的一个提法和设想变成了清晰健全的研究方向,而且还在研究过程中建立了安全有效的“铍针疗法”。坚持不放弃的他,终于笑到了最后。

  如今,董福慧的新课题“下肢骨折外固定疗法的数字信息化研究”正在进行中。他也预料到肯定还会遭遇不少困难,但他笑着说:“一切新事物总是需要一个被接受、被认可的过程。”

●    医学必须兼收并蓄

  9月14日,董福慧回到长春参加白求恩医科大学本科同学会。两天的联欢,董福慧成了最忙的人。由于同学们争先恐后地请他针灸,带去的两盒铍针全都用光了。他拿出一根铍针问记者能否找出与普通针灸针的不同。观察了很久,记者还是没看出区别。他笑着说,我这个针的前端不是尖而是刃,别看就差这么一点,效果却截然不同。因为尖端针头和皮肤的接口是一个眼,随着针的拔出,接口会自动愈合,而刃的接口是一个缝,48小时内都不会合上,从而可以使组织内部的变形能量得以释放,能够有效治疗神经末梢的张力性疼痛。

  这是西医的内容吗?董福慧摇摇头说,这是工程技术知识。其实做医生兼收并蓄非常重要,不能把自己定位成一个一成不变的角色。做科学研究有时数理化、三教九流的知识都要涉猎。真正要成为一个好医生首先就要适应这个社会的需求,适应病人的要求,适应现代技术的挑战。

  很少出门诊的董福慧认为自己从来没有脱离过病人。他说:“我一直没有离开过临床。我的工作就是寻找一个安全有效的治疗方法,让更多的患者受益,可以说是一个‘大临床’的概念。在研究中,分子生物学、工程学等非医学的知识我都要懂一点。能掌握这些知识不是因为我特别聪明,而是像列宁所说——一个社会的需要,比办十所大学还管用。正因为需要这些知识,所以我一定能学会。”

  面对时下如火如荼的“中医研究”还是“研究中医”的争论,董福慧认为,二者并不矛盾。中医必须按照自身发展规律去研究,完全按照西医的评价标准来要求和衡量中医,有一部分能行得通,而有一部分肯定行不通;作为一个文化现象,中医也必然要引起别人的关注。事实上,更多人的关注对中医的发展是积极的,所以无论是赞许还是批评,中医都应该听取。如果在自身发展过程中,不吸取当代的科学技术和现代文明,那么中医将会失去发展动力。

  西医院校中医专业出身的董福慧说:“作为中医医生,中医经典自己也掌握。但中医研究应该像海绵,要把所有能吸收过来的现代科学知识全都吸收过来。”

董福慧小档案:

  1951年出生,毕业于中国中医研究院中医骨伤科专业,现任中国中医科学院骨伤科研究所中医骨伤科主任、主任医师。多年来致力于中医骨伤治疗的理论与临床研究,自行研制开发出数字化骨伤临床治疗信息系统,创造性地提出了皮神经卡压综合征这一新的临床疾病并建立了铍针疗法。获全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等荣誉称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